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本 曲艺 歌曲 >> 曲艺 >> 内容

原创相声·带路/泸州.廖志和

时间:2013-09-04 7:19:40 点击:

  核心提示:甲(唱):“哎,要说那个泸州的好风光哎,说起来就让人眼前一亮。你若到泸州走一走啊,走得你精神焕发心花怒放。”乙:哎,停一停,停一停。甲:诶,我说你这人干吗?我唱得好好的,干吗要停下来?乙:嘿嘿,不好意思。你刚才唱的是到泸州来走一走啊,就会“精神焕发心花怒放”,对吧?甲:是啊!怎么啦?乙:我的感觉怎么...

甲(唱):“哎,要说那个泸州的好风光哎,说起来就让人眼前一亮。你若到泸州走一走啊,走得你精神焕发心花怒放。”

乙:哎,停一停,停一停。

甲:诶,我说你这人干吗?我唱得好好的,干吗要停下来?

乙:嘿嘿,不好意思。你刚才唱的是到泸州来走一走啊,就会“精神焕发心花怒放”,对吧?

甲:是啊!怎么啦?

乙:我的感觉怎么恰恰相反呢?

甲:怎么个相反啦?

乙:我感觉是走得“精神疲乏心慌意乱”!

甲:什么?你、你、你怎么这么说呢?

乙:我说的可是实际啊。

甲:你说你还实际!我看你是有病!

乙:病?啥病?

甲:你不是说你走得“精神疲乏心慌意乱”吗?

乙:是啊!

甲:那你可能有心脏病、冠心病、高血压、气喘病、肥胖病等等等等之一,不经累!或者说还有一种很可怕的病,那就是懒惰病!这种病严重的时候,连吃饭都会感觉累,走路就更不消说了,肯定会“精神疲乏心慌意乱”,请问“病”同志,你到底是哪一种病呢?

乙:瞎!你乱说的这些病我一样也没有啊!

甲:哦,那可能是一种连你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一种思想境界比较高的疾病了。

乙:啊,这病还有思想境界啦!

甲:当然啦,精神病就属于思想范畴嘛。

乙:哦,原来你是说我有那个精神病?

甲:不是吗?别人都是(唱)“哎,谁不说俺家乡好,得儿哟依儿哟”,而你呢,却是一出口就给家乡抹黑,你还算是泸州人吗?

乙:哦,对不起,我是成都人。

甲:成都人?成都人又咋啦,就该这样说吗?

乙:是这样的,二十多年前我在泸州生活、工作了几个月,很喜欢泸州的风土人情。我这是第二次到泸州。

甲:那就该多说泸州的好话才对嘛。

乙:我女儿来泸州工作快两年了,我这次来一是看看她,二呢,就是观光。

甲:既然如此,怎么就走得“精神疲乏心慌意乱”呢?

乙:嗨!这泸州变化太大了,好多地方根本不认得了,我走啊走啊,越走越不认得,越不认得就越想走,所以走得太累了。我千方百计想找出二十多年前的一些影子,可是又找不到,找到了却又不大象,所以这心里头就慌啊、乱啊!

甲:哦,原来是这样,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尊敬的“健康”同志。

乙:先前你说我是“病”同志,现在怎么说我是“健康”同志了?

甲:误会嘛,其实,你没有我先前说的那些病,自然就是“健康”同志了。

乙:哈哈,我不叫“病”同志,也不叫“健康”同志,我姓陈,是陈同志。

甲:哦,陈同志,你好,你好。欢迎你再次光临泸州!

乙:谢谢,谢谢,你们泸州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才叫好哪!

甲:好是好,不过这也算不得啥。

乙:哎,怎么你也这样说呢?是谦虚吗?不对吧?

甲:哪里不对啊?因为更好的还在后头呢!这不是谦虚,是骄傲!

乙:啊,还有更好的?

甲:当然啦,我们泸州的发展啦,就像滚滚的长江水、沱江水,一刻不停地往前奔流啊!

乙:说来听听,怎么个流法?

甲:我问你,你经常作美梦吗?

乙:梦倒是作得不少,可这美梦嘛,几乎没有啊。

甲:那真是可惜啊!我跟你说,我们泸州人啦,爱做梦,并且都爱作美梦。

乙:哦,都喜欢空想吧。

甲:特别是最近啦,政府一号召,大家都做梦,而且是做同一个梦。

乙:你是在打胡乱说吧?哪有这么多人做同一个梦的?

甲:当然有啦!这个梦就叫泸州梦,她是中国梦的一个组成部分。简要地说呢,就是泸州的腾飞梦,口号就是:着力六个突破,力争四年翻番。

乙:哦,原来是这样,真的是好梦、美梦啊!

甲:我们泸州的发展啦,既象江水往前流,还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又象甘蔗一节比一节甜啦。你看这六个突破,四年翻番,前景多诱人,多醉人啦。

乙:这四年翻番嘛,好理解,那六个突破呢,就不知道是啥意思了。

甲:你听清楚了,一是产业发展突破;二是城镇建设突破;三是投资拉动突破;四是开放合作突破;五是县域经济突破;六是民生事业突破。这具体的内容嘛,丰富得很啦,一时半会儿是跟你说不清楚的。怎么样?够精彩的吧?

乙:精彩精彩,这个精彩我虽然一下子不甚了了,但我相信这绝对是一个好梦,一个辉煌的梦,我在这里先祝贺泸州,祝贺泸州人民早日实现美好的梦想!

甲:谢谢你,陈同志,我们一定会实现梦想的。哎,你不是要到你女儿那里去吗?你却还在这里到处乱走干什么?

乙:谢谢你的关心,我就要去了,而且是自己找着去。

甲:哦,难道你来泸州的事你女儿不知道?她怎么没来接你呢?

乙:我是想给女儿一个惊喜嘛。只是啊,泸州变化太大,慢慢找嘛。虽然难找,可这个难字里面包含着无穷的乐趣啊。

甲:她没跟你说具体的地方吗?

乙:她在泸州一家银行工作,租的房子在什么大山坪丹辉路桃源小区1818号。这孩子啊,别人都往成都跑,她却喜欢上了泸州这个地方。

甲:泸州的山美、水美、酒香四溢、民风纯朴、风土人情等等都堪称顶呱呱呀,还有啊,就是泸州的小伙子也长得帅,所有这些呀,对爱美的女孩子来说,当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自然就喜欢泸州啦。

乙:对,你说的这些我都很赞同。

甲:还有一点极其重要。那就是安全!

乙:哦,你是说泸州很安全?

甲:对呀。你看网上说得多好,“98年洪水,泸州没事;03年非典,泸州没事;06年禽流感,泸州没事;07年雪灾,泸州没事;08年大地震,泸州没事;09年猪流感,泸州没事;12年大雨,泸州遇到但没事;137月初四川暴雨,但泸州却是滴雨不下,还是没事!种种迹象足以证明泸州是块风水宝地。”

乙:还真的是这样,泸州就是一块风水宝地!

甲:所以啊,你女儿喜欢泸州,说明她很有眼光,很有远见嘛。哎,你女儿是不是叫那个——陈丽娟啊?

乙:哎,是啊!你怎么知道?

甲:这就对了,神机妙算嘛,我知道的可多啦。

乙:你说你会深机妙算?

甲:当然啦,就说你女儿嘛,她是财经学院毕业,高才生,在泸州宏远银行工作,喜欢旅游,天生一副好嗓子,歌唱得很美,一个漂亮的女孩!

乙:那是我的女儿!我感到很骄傲!

甲:可惜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女儿迟早是要离开你的。

乙:没什么,她已经在泸州找了男朋友,过几年我也可以搬到泸州来住嘛。

甲:太好了,我代表泸州人民欢迎你啊。

乙:谢谢,谢谢。哎,我对你的深机妙算很感兴趣,请你算算,我有什么爱好?

甲:这真是小菜一碟。你嘛,喜欢旅游、摄影、书法、音乐、棋类,等等,全挂子呀,对吧?

乙:嗨呀!我看你真是个妖怪,咋就说得这么准呢?

甲:哼哼,天机不可泄漏,暂时保密。我看这样吧,我给你带路,怎么样?

乙:那当然好了。

甲:我不但要给你带路,还要把你带到我家里去哩!

乙:去干啥?

甲:做客呀。难得我们今天一见如故,就请你到我家喝几杯如何?那酒可是泸州老窖一五七三!这可是机会呀!

乙:你们泸州人这么好客,太令人感动了。

甲:感动什么呀,应该的嘛。这还不够哩,我还要拖你下水哩。

乙:拖我下水就是拖我犯罪,免了吧,我这人什么都可以会,就是不会犯罪。

甲:哎哟哟哟哟,“什么都可以会,就是不会犯罪”,还有点文绉绉的嘛。你傻呀,我的意思是和你一起游览玉龙湖、海潮湖、凤凰湖、红龙湖啊!

乙:哦,那当然好了,谢谢你。

甲:我还要带你去钻洞。

乙:翻墙钻洞那可是小偷行为呀。

甲:我说你这人怎么老是往坏处想啊,莫非你擅长此道?

乙:你才擅长此道哩!我这是不懂就问嘛。

甲:我的意思啊,是游览白龙洞、乌龙洞、八节洞、天仙洞。有些洞啊,你不钻进去又怎能观赏到洞中的美景呢?嗨呀,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你这个人啦,一点幽默感都没有,真扫兴!

乙:嗨呀!没有幽默感有动感嘛,而且是超级的动感啦!

甲:我看啦,还动感地带哩!

乙:瞎!我啊,真是被你说糊涂了,竟然把感动说成动感了!对不起啊。

甲:哈哈,那就别说了,我们走吧,我给你带路。

乙:哎,不忙,让我考虑考虑,我一个外地人,怎么能轻信一个油嘴滑舌的陌生人呢?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可就惨了。况且,我看你能掐会算的,假若你施展一下妖术什么的,后果就严重了。

甲:我看你啊,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男子汉。你好好看看我,这样善良的样子,象是给你造成危险的人吗?啊?

乙:那可说不准,即便是熟人,也还“知人知面不知心”啦。算了算了,我还是一个人走吧。

甲:那你可别后悔呀?

乙:后悔什么呀?我问你,你凭什么要这样作,很让人怀疑啊!

甲:凭什么?凭我的直觉,凭我的推断。其实啊,你先前说你姓陈,又是成都人,我就开始联想了。后来又得知你女儿的名字,哈哈,这联想就真的成功兑现了。

乙:啥成功兑现了,搞得我一头雾水。明说吧,你这么过分热情,到底凭什么?

甲:凭什么,凭我们是亲戚!

乙:耶!亲戚?怎么就一会儿的功夫,居然成了亲戚了!谁信啊!

甲:告诉你吧,你女儿啦,经常在我家吃饭,他是我未过门的儿媳妇!

乙:啊?原来是这样!难怪你会神秘兮兮的“神机妙算”,难怪你那么热心。

甲:这都是理所当然的嘛。

乙:对对对,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嗨呀,搞了半天,原来我们是:

合:亲——家——

作者:廖志和 录入:云溪广禾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繁体中文?|?网站地图?|?在线留言?|?信息交流?|?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管理登录
  • 主办:AG国际网站|官网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