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本 曲艺 歌曲 >> 曲艺 >> 内容

下岗//胡正银

时间:2009-11-01 16:53:07 点击:

  核心提示:[小品]下 岗场景:马老汉的新家时间:2009年新春人物:马老汉。60多岁;马妻,60岁;小雪(儿媳),28岁。 (室内传出马妻的高声:他老汉,烧火煮饭啰)马老汉 :( 穿样式陈旧的新衣,腰栓围裙,背一捆柴从外进。)对观众:这新房子安到是安逸,就是搞不惯。你看嘛,我那个儿媳,自打搬进这新房子,也跟人...
[小品]
下? 岗
??
场景:马老汉的新家
时间:2009年新春
人物:马老汉。60多岁;马妻,60岁;小雪(儿媳),28岁。
????? (室内传出马妻的高声:他老汉,烧火煮饭啰)
马老汉 :( 穿样式陈旧的新衣,腰栓围裙,背一捆柴从外进。)对观众:这新房子安到是安逸,就是搞不惯。你看嘛,我那个儿媳,自打搬进这新房子,也跟人家城里头学,进屋要脱鞋,洗澡搞淋浴,那天我头一回洗就整感冒了(做鬼脸,没开到热水)。还有煮饭,用啥子气,哦,对了,叫啥子沼气。哪点有我那岩岩头安逸嘛,想咋干就咋干。我才不管呢,我还是烧柴,搞惯了。(马妻又喊,马应答)来啦来啦,惊嘶嘶的叫啥子嘛。
马妻:(农村妇女装束,从里屋出来)? 哎呀,死老汉,干啥子去了嘛,喊半天都不答应。看到晌午啰,烧火煮饭了撒。(看见背的柴)你背柴来做啥子嘛。
马老汉:你不是喊烧火煮饭撒,没柴咋个干得成呐?
马妻:烧火烧火,我看你倒是巴不得。小雪不是说了吗,沼气池产气了,烧沼气。
马老汉:小雪不是不在撒,咋个干得起哟?
马妻:你还真想了哈。老不正经的。
马老汉:(觉察话出了问题,跺脚)嗨,我------你说啥子哟,我说的是烧火。
马妻:晓得你说的是烧火。老牛想吃嫩草,没脸皮。
马老汉:(急得眼睛鼓得溜圆,瞪马妻吼)你------你------哎,真是,跟你说不清。我说的是烧火做饭!煮饭,晓得不,死老婆子,尽往坏处想。不是你惊嘶嘶的喊,我喜倒干呀?(边说话边走进厨房)
马妻:(扑哧一笑)不是得就好。说的是煮饭哦,小雪不在我在噻。
马老汉:(瞪大眼睛)你?你懂?算了吧,跟我差不多,啥子都懂不倒,别自作聪明了。
马妻:倒也是哈,你看那恁大点一根管管,有好多气嘛,煮得好饭?真的还没见过。(马妻动手去拨弄沼气管)。
马老汉:(紧张地阻止)别别,别去碰。你整都没整过,听说那玩意儿弄不好要整死人的。
马妻:(吃一吓,赶忙放手)真的呀!那咋个干呐?
马老汉:咋个干,烧柴噻。你没看我抱柴了呀。恁多年都过了,还怕不得饭吃?
马妻:那就烧柴------
小雪:(小雪提一个沼气炉,高高兴兴地对观众)新家真好,又干净又舒适,还烧沼气,比原来那岩岩强好多哟。哎,可惜爸妈不习惯,乱扔垃圾乱吐口水不说,煮饭还要烧柴,说都说不信。他别是爸,天天坐在灶前拨火弄柴,把好端端一个人弄得又黑又脏。幸好现在建起了沼气。哦,对了,今天第一天烧沼气,他们没烧过,整不来,我把灶拿回家教他们。(冲马老汉、马妻)爸、妈,我回来啦。
马妻:回来正好。你爸正等着你回来烧火做饭呢。
马老汉:你没回来,这沼气我们没法整,还是烧柴算了。(看见小雪手里的沼气炉)你拿个架架回来做啥子哟?
小雪:煮饭噻。啥子架架哟,这是沼气炉。(边说边动手安灶)你看,接上管子,火大得很,比烧柴快得多,一点烟子都没得,又干净又方便。
马妻:真的呀,嗨,我来试试。
小雪:等等妈,我把管子接起,教你一遍再试(动手接管子。马老汉、马妻盯着看。接好扭开关)开啰哈。
马老汉:(高声)趴倒!
(马妻、小雪吃一吓,趴下。小雪又立即站起来)
小雪:爸,你怎么啦?
马妻:(见小雪站起来,也颤颤惊惊的站起来)干啥子嘛,惊吒吒的,吓我一跳。
马老汉:(凑近观看)听说这沼气弄不好,点火就爆炸,咋个没爆呐?
小雪:(哭笑不得状)爸,看你嘛,哪个跟你说烧沼气要爆炸哟?
马老汉:电视头说的噻。你没看到呀,那回是哪个城市呐,臭水沟里的沼气就爆炸了,还死了人。
马妻:对头,好像是喔。
小雪:哎呀,爸、妈,那是不同的。沼气是会爆炸。那是阴沟里聚拢了很多气,像气球一样满了,遇火才会爆炸,那点是你们想的那样嘛。
马老汉:(偏头观察)爆不倒呀?
马妻:搞都没搞归一,尽乱吼,把人搞得胆战心惊的。
小雪;(重新扭开关)开了哈。
马老汉:(拉马妻往外跑,高声)快跑!
马妻:(跟着跑两步,见小雪没动,站下)又啥子哟?
小雪:(一脸不解)爸,又咋啦?
马老汉;(站住,回头喊小雪)你不跑?沼气有毒,会熏死人的,快跑噻。
马妻:(听说沼气有毒,回头拉小雪)快跑。
小雪:(挣脱)爸、妈,不是那样的。沼气是有毒,但是经过燃烧就啥子都没得啰,你们吓啥子嘛。不过呐,开了一定要点燃倒是真的。你们看(点燃沼气,火燃得很旺)。
马老汉;(凑近,用鼻闻)真的没气味得。
马妻:嗨,火还真大。
马老汉:恁大点管管,恁大的火,还真没想到。整沼气还真干得。
马妻:看到啦?修池子的时侯吵噻。说啥子败家子,烧了一辈子的柴,没听说过粪水能煮饭的,现在服了吧!
小雪:妈,爸不是不信,是没看到过,怕失败,浪费了钱。是不,爸?
马老汉:(不好意思)是,是。我是怕整来要不得,可惜了钱。还有,怕万一出点啥子事。
马妻:现在不怕啰噻?
马老汉:(突然地)嗨,烧火煮饭啰。
马妻:(瞪眼,回过神来)去去去,滚一边去。
小雪:爸、妈,你们都去休息吧,我来。烧这沼气轻松得很,火开起尽管做事,一会就好了。你们都歇着吧。(忙做饭)
马老汉;(拣柴)这柴怎办呐------
马妻:弄出去噻,哪个还烧柴嘛,弄开!
马老汉:(边拣起柴边咕哝)烧了一辈子火,今天算长了见识。啥子干柴烈火哟,当不住一桶粪水。这柴算没用啰。(拍柴)伙计,你退出,我也要下岗啰。
马妻:死老汉,等倒,我来帮你拿吧。看这样子,我也跟着你下岗啰!
2009年4月2日
--------------------------------------------------------------
合江县文联《少岷》编辑部? 胡正银
作者:胡正银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繁体中文?|?网站地图?|?在线留言?|?信息交流?|?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管理登录
  • 主办:AG国际网站|官网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