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国际网站|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乡长的烦恼//四川武胜县/秦刚

时间:2018-12-23 12:38:34 点击:

  核心提示:乡长的烦恼秦刚在县委办公室秘书岗位干得风生水起的文世宣根本想不到要被调到穿山乡任副乡长。几天前,县委办公室主任谷鸣和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姚辉找他谈话,说调动工作的事情。谷鸣似唱歌地把文世宣进县委办两年多来...

乡长的烦恼

秦刚

 

在县委办公室秘书岗位干得风生水起的文世宣根本想不到要被调到穿山乡任副乡长。

几天前,县委办公室主任谷鸣和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姚辉找他谈话,说调动工作的事情。谷鸣似唱歌地把文世宣进县委办两年多来的工作做了简短扼要动听的总结,姚辉就笑眯眯地说:“为了落实县委常委会的指示精神,计划在县级各部门挑选一批年富力强、文武双全的年轻干部,到乡镇任职,锻炼他们成长成才。经考察,你就是合格人选之一。经县委组织部研究决定,调你到穿山乡任副乡长,试用期一年。”

文世宣一百个不愿意,皱着眉头恳切地说:“我在秘书岗位干得好好的,就不去当副乡长了,另外派人去行不行?”文世宣有事就喜欢皱眉头。

姚辉说:“组织的决定只能服从,不可更改。”

谷鸣说:“是金子放在哪里都会发光,行行出状元嘛。你秘书当得好,相信副乡长会当得更好。这是组织关心关怀培养你成长成才,机会难得,你就不要推脱了。”

走完上任程序,乡长给文世宣安排负责分管办公室、工青妇和大岩洞村的日常工作,还叫来村书记熊尚武和村长王金贵和他认识,做了工作衔接和必要的交代。特地说:“文乡长,大岩洞村以前是我在分管,现在交给你了,两位村领导都是好样的,他们会积极配合你开展好日常工作的。”

两位村干部唯唯诺诺。

无洞村距乡场有近十公里,水泥公路直达。文世宣和熊尚武坐王金贵的摩托,很快就到了。眉头始终皱着的文世宣在村办公室前张望,村办公室是四间瓦房,一面五星红旗在屋顶迎风飘扬;办公室坐落在山梁上,左边通公路,右边是村小学校,里面传出朗朗读书声。

熊尚武和王金贵目光随文世宣转,你一言我一语地介绍起村情来。全村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只剩留守老人和不到两个班的孩子。做的庄稼只够吃,其余田土荒芜了。

文世宣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教学质量要跟上,莫误了他们的前程。”

熊尚武说:“我和王村长经常找老师座谈,叮嘱他们注意教学质量,他们很敬业的。只是,只是找不到合适人选为他们做饭,反映饭菜不大可口。”

文世宣眉头又皱了起来,说:“孩子们是长身体的年龄,营养要跟上,国家补贴一定要到位。本村没有好厨师,就到外面请,工钱可以在扶贫款里列支。”

熊尚武说:“文乡长的指示,我和王村长尽快落实,请文乡长放心。”

文世宣说:“留守老人不容易,苦累了一辈子,我们当领导的要多关心他们,给他们解决实际问题,使他们晚年过得幸福。”

熊尚武说:“我早就想给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建健康档案卡,有病的得到及时救治,村上负责解决一部分资金。”

文世宣问:“村上有这笔资金吗?”

熊尚武回答:“没有。”

文世宣说:“这个我来想办法解决。我做实业当老板的同学多,我找他们化缘。你们要教导村民合理使用医保卡,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远处传来鸡鸭鹅的鸣叫声,此起彼伏,似动听的交响乐。熊尚武说:“县国税局来扶贫,叫大家搞养殖业,多养鸡鸭鹅,幼苗由县国税局赞助。大家迅速行动起来,成规模地养起了这些家禽。”

文世宣“哦”了一声,眼睛一亮,说:“好事情嘛。走,带我去看看。”

全村九个组,分布在一个“U”字形的大山弯里。他们走去逐户看,每户都用护栏围起了家禽圈。成群的家禽长势喜人。熊尚武不离文世宣左右,介绍家禽的品种、肉质和饲养周期,还有饲料来源等情况,听得文世宣不住地点头。当他说到销路说不准时,文世宣站住了,皱眉问:“销路没有保障怎么行?”他慢慢往前走,嘴里默念销路二字,点一下头,心里有了底。

看完,早已走出一身大汗。他们走过村庄,过了一个山包,在一棵大树下歇凉。文世宣转头就见树后不远建有一所又大又气派的四合院,有两千平方米左右。护栏是很少见的铁栅栏,院坝宽阔,周围的名贵花草长势旺盛,左边的大鱼塘中间还有直通的凉亭,旁边还立有一个高大黑色大理石墓碑,一条大狼狗守在院门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

文世宣眉头又皱起来了,问:“那是谁修的?多少人住?占好宽的地,像个地主庄园,国家政策肯定不允许,谁批准建的?”

熊尚武和王金贵互相望一眼,都红了脸,低下头。熊尚武说:“那是本村一户村民修的,全家四口人,在重庆做生意,成了大老板,回来修的时候,我和王村长还去宣传国家政策,阻拦过,他们根本就不听。”

文世宣说:“超很宽面积了,这就叫土豪、钉子户。等我空了,你们通知他回来,召开村民大会,我找县有关部门来妥善处理,同时,给村民宣传相关政策法规,按国家规定的人头占地面积建房,不允许出现第二户这么乱建的,不然,都这么乱建,就乱套了。我们当干部的要把好审批关,有乱建乱占的,及时上报,由上级研究解决。”

文世宣双手叉腰,四处望了望,说:“国家的耕地很有限,荒芜多,种的少,收获低,每个人一日三餐要吃饭,消耗粮食巨大,每年得向外国进口。我们这些当干部的,要多想国家的难处,政府的压力,把本职工作做好。这些话听来是大道理,实际上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就像歌唱的,只要人人都付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众人划桨开大船嘛……”

文世宣说得正起劲,一辆白色小轿车开过来,在他们前面嘎地一声,停了下来。一个中年男胖子从车里钻出来,望他们笑着点了一下头,从裤包里摸出一包名牌香烟,就给他们散发。文世宣双手举一下,客气说不会抽。男胖子不再理他,给熊尚武和王金贵点上烟,说:“书记、村长都在,我申请领扶贫款的事,请两位领导批下来。今中午我在乡场饭店请你们的客。”

熊尚武给王金贵挤一下眼,王金贵瞟一眼文世宣,一脸的尴尬,说:“我说王老板哪,你包工程挣大钱,还在乎几百元扶贫款?”

男胖子说:“包工程挣钱,得扶贫款也是挣钱嘛。王村长,我们是本家,您照顾一下我,把扶贫款批给我。给我是给,给其他村民也是给嘛。”

文世宣听不下去了,皱着眉头插话说:“哎哎,听我说几句。国家的扶贫款是给贫困户的,你开着小轿车要扶贫款,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亲自遇到。”

熊尚武介绍说:“王老板,这是管我们村的文乡长,你要扶贫款,请他点头吧。”

男胖子吃了一惊,转向文世宣,点头哈腰地说:“文乡长,我还不认识您,失敬失敬。请您高抬贵手,批准我得扶贫款吧。”

文世宣拉长脸,说:“你贫困吗?出行坐的小轿车;你贫困吗?抽的烟五六十元一包,少抽几包烟就是几百元。真正的贫困户拿几百元扶贫款要做多少事,你拿去说不定不够一顿饭钱。要是我们国家的贫困户都像你抽名烟,开轿车,我们国家就真的富得流油了。”

男胖子脸上的汗出来了,脸色红一块白一块,一边上车一边说:“这个,这个扶贫款的事当于我没说,我走了,失陪失陪了。”

望着小轿车一溜烟远去,熊尚武叹气说:“王老板是我们村的村民,在省城承包工程,听说赚几千万了,却还来村里要几百元扶贫款,不知道心里怎么扭曲成这样,良心善心丢到哪里去了。”

文世宣说:“今后,得号召村民多学习,提高他们的人文素养,弘扬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互帮互助,扶弱济贫,达到共同富裕。”

三位干部心里都有些愤愤不平,各抒己见,热烈地讨论时下的一些社会问题,一位穿着讲究的五十多岁女村民从院子里走过来,腰扭得很有韵味,哼哼唧唧地说:“听说管我们村的文乡长来了,我来找你解决难题。我家四间瓦房子很旧了,听说政府扶贫,可以翻修成小洋楼,请帮我把这个难题解决了。”

文世宣看几眼女村民,又转向两位村干部,问:“扶贫有这个项目,她的情况怎样?你们怎么解决的?”

熊尚武把烟头一甩,说:“这是村民李桂香。她住的四间瓦房有些成旧不假,但是,根本不符合扶贫翻修的条件。她两个儿子在广东做生意,发大财了,在那边买了楼房,又在县城买有住房,过节回来开的小轿车高档气派。像这样的富有家庭还要政府扶贫,她也说得出口。”

文世宣露出惊讶的神色。农村怪事连连,公然还有这种富有家庭向政府开口要扶贫的,令他哭笑不得,只好说:“瓦房子是档次低了点,你两个儿子那么有钱,叫他们每人出一点,给你翻修成小洋楼就是了。

熊尚武说:“村里缺吃少穿的贫困户好几家,你就把这点福利让给他们,当于行善积德做好事,大家还高看你,感谢你。”

李桂香说:“儿是儿的钱,我要的是国家的钱。”

文世宣说:“你儿的钱也是政府领导得好挣的钱,难道就不知道感恩?不知道同情左邻右舍?同情弱势群体?”

三位干部你一言,我一语地给李桂香做起了思想工作。他们摆事实,讲道理,以情动人,以理服人,说得李桂香哑口无言。她临走前,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三位领导给我做思想工作,我想通了,回去给儿子打电话,叫他们出钱给我修小洋楼。我过不惯城里生活,就在农村养老。”

很快就到中午,在王金贵家里吃了午饭,他们又谈了一些村里的实际问题,其中,就有前面提到的家禽销路问题。文世宣皱眉说:“销路问题是个大问题,如果不解决好,销不出去,损失巨大,打击了村民的积极性,今后要他们搞养殖业,阻力就大了。”

文世宣有个同学姓名柴多收,在不远的重庆一家大型建筑集团公司办公室任后勤科长。同学会上,他介绍过自己的工作职责,就是负责食堂的采买工作。食堂肯定需要大量畜禽,要是他肯帮忙收购村里的家禽,销路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文世宣美美地想着,就看柴多收帮不帮他这个狠心忙。

心里没底,有些忐忑。文世宣翻出柴多收的电话,打过去,很快就通了。同学关系好,多亲热的,调侃对方几句,就问到各自的现状。文世宣大倒苦水,说出自己的烦恼,请他帮忙的原因。柴多收说:“我一年采买鸡鸭鹅没有十万只,也有五万只,你管的这个村有多少只?”

文世宣心里暗暗叫苦,责怪自己没有事先向村干部问清楚家禽的数量,卡壳了。他想了想,说:“大概两万只吧。”

柴多收豪气地说:“我全部买下了。公司有车,直接来拉,减少你们的周转费用。扶贫工作很重要,我们都要不遗余力。”

文世宣没想到老同学几句话就解决了自己的头痛难题。他灵机一动,何不多养一些卖给他,给村民挣收入?又说:“老同学,我得寸进尺了,我们村穷,多养一些卖给你,行不行?”

柴多收迟疑说:“这个嘛,行,但总数不超过三万只。大家都在扶贫,要是我们公司哪个领导找我卖畜禽,我必须买下,我得给自己留一些空间余地。”

文世宣赞叹柴多收有头脑,会处事,难怪这么年轻当科长了。他把和柴多收谈妥的卖家禽事宜告诉两位村官,他们十分惊叹,这个大家说起头痛的老大难问题没想到文乡长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夸他本事大,关系了得。又说全村一年也养不出一万只家禽,人家要三万只,只有扩大养殖规模,比照饲养。

卖家禽的难题解决了,土地荒芜这个难题又冒了出来。文世宣决定召开村民大会,讨论如何利用土地问题。听听大家的心声,自己好决策。

全村几十个老弱病残村民几乎全部到齐,在村办公室坐了一屋。文世宣告诉大家家禽销路问题已经解决,鼓励大家多养,力争全年出栏家禽三万只。大家激动欢呼,掌声雷动。文世宣说开会的另一项内容,是和大家商讨如何把土地利用起来。村民的意见不一致了,有说年龄大了,做不动农活的;有说做庄稼收益低,不感兴趣的;有说带留守孩子,没时间做庄稼的;有说乡村公路好,跑生意比做庄稼强的;有说做起够吃就行,做多了卖不出好价钱不划算的;没有一个人建议如何把所有土地利用起来,增加收益的。莫衷一是,意见不统一。文世宣看着笔记,心情沉重。

散会后,文世宣站在办公室前,望着眼前的一大片良田土地,眉头始终皱着。农民小农意识强,很现实啊。无论如何不能让田土荒芜,要利用起来,否则,乡政府要扣粮农补贴,乡村干部要负责任的,绩效考核上说得清楚明白。用啥子办法来解决这个突出棘手难题呢,文世宣一时间束手无策。

周末回到县城家中,文世宣还愁眉不展。妻子张蕾陪他在街上散步,不时看几眼他的脸色,知道他有心事,不便多问,拉他的手更紧了。

经过一家才开业的花草店前,文世宣望里面,眼睛在花草上闪,惊喜地说:“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有了。”

张蕾惊了一下,问他啥子有了,文世宣把村里荒芜田土想利用起来,找不到办法的难题告诉了她,说:“我是说解决田土荒芜的办法有了。种粮食大家不愿意,就种花草卖,不要多少劳力,不荒芜田土,既得粮农补贴,还卖钱,何乐而不为?”

张蕾建议说:“要效益好,少费力,最好成片种植。听说有种花草的专业户,找一个专业户就把这个难题解决了。”

文世宣觉得妻子说得对,思绪一闪,自己就认识一个种花草的专业户,姓名蒙加利。几个月前,县委大力宣传他的产业,文字材料就是自己写的。自己不但去参观了他的大型花草种植场,而且还和他谈过花草行业的前景,并留下了电话号码。

蒙加利接到文世宣的电话,一下子非常热情,说:“文大秘书找我有事吗?请说。”

文世宣长话短说,把自己调去穿山乡任副乡长,分管无洞村,遇到田土荒芜多,想请他承包田土成片种植花草的打算和盘托出。

蒙加利爽快地说:“我愿意为您分忧解愁,帮您这个忙。文乡长,我想到村里实地查看,和你们现场谈妥相关事宜。”

蒙加利开车接文世宣一起到村办公室,文世宣早就通知熊尚武和王金贵等起了。他们一起往下面的开阔地走。文世宣说:“王村长,你给蒙老板介绍一下田土的有关情况。”

王金贵指指点点,给蒙加利介绍土地如何肥沃,种植庄稼如何旱涝保收,说要是种花草,肯定收益不错。蒙加利不时点头,目光一直在田土间扫来扫去。

走过沟底,大家停下来。蒙加利问:“大概有多少田土?”

王金贵说:“200多亩。”

蒙加利说:“王村长介绍的没错,田土质量高,这从长的茂盛杂草看得出来。要是种水果,估计至少得三年才见效益,换成种花草,当年就获利。田土有大有小,有高有低,不利于成片种植,也不好管理,要是用推土机推成一片,那就好办了。”

他们商讨起来,一个多小时后,达成如下协议:田土推平由蒙加利负责;村民种植管理花草,蒙加利给工钱;花草由蒙加利自己销售;蒙加利给村民每亩土地补偿金400元。

推土机进场作业前,文世宣突然想起一件事,问王金贵:“这些田土是分给村民的,推后田土就变样了,村上有不有分配花名册?”

王金贵说:“包产到户几十年,村干部换好几届了,花名册早就找不到了。”

文世宣双手一击,皱眉说:“差点出大事。没有了花名册,若干年后,村民找村干部要自己承包的田土,走哪去找依据?还不闹矛盾纠纷,吵架打架甚至出刑事案件?我们乡村干部就失职了。莫忙推,你去找村民核实登记,我和熊书记去给田土照相录像,留下依据影像,等推土机推平了,我们要丈量面积,再做平摊,防患于未然。”

田土荒芜的问题解决了,气温更高了。文世宣在乡政府办公室安排工作,王金贵的电话打来了,急迫地叫他快去村上解决矛盾纠纷,电话里说不清楚。

文世宣骑起自己刚买的电动摩托车就往村上赶。

到了村办公室,王金贵停止转圈,连珠炮似地介绍了村民闹矛盾的经过:“李家院子想修一条到院子的水泥公路,要占用村民蒋庆生的土地,给他补助他嫌低,不准修路经过。大家无论怎么劝他都不听,村民就动粗,强行修,蒋庆生躺在地上撒野,说除非从他身上撵过去。我去解决,他根本不听,熊书记不在家,只好向您搬救兵。”

文世宣皱眉说:“还有这么不讲理的人?你带路,我去看看。”

来到地头,蒋庆生还躺在地上,一身是泥。村民围住他,叽叽咕咕。见王金贵和文世宣走来,一下子闪开,给他们让路。

王金贵蹲下来,说:“蒋庆生,我说起你不听,文乡长来了,你和他说。”

蒋庆生一激灵,睁眼看一下文世宣,说:“公道地赔我钱,我就让占地。”

文世宣问:“占你多少地?一年能产多少粮食?卖多少钱?”

一村民说:“没一分地,土质不好,一年产不上50斤粮食。”

蒋庆生说:“我算一算再说。”他坐起来,拿出手机,点开计算器功能,边算边说:“这地我要承包三十年,三十年乘占地面积,乘每年生产粮食重量,乘单价,得出的金额就是赔我的一部分。”

文世宣问:“还有啥子钱?”

蒋庆生说:“还得加上三十年的银行存款利息。”

文世宣问:“还加啥子钱?”

蒋庆生说:“还得加每年物价上涨因素涨的钱。”

文世宣问:“还有不有?”

蒋庆生摇头。

文世宣说:“你说的本金可以给你,其余的一分莫想得。如果还要的话,可以,今后路修好了,你和家人走一次这条路罚款100元。你掂量一下,要哪头。”

蒋庆生眼睛快速地眨着,不吱声了。

文世宣说:“你也做得出,漫天要价?占你多少地?能产多少粮食?卖得到几个钱?你走不走这条路?还讲不讲理?顾不顾全大局?有不有邻里感情?都像你这样,还建不建设和谐社会?”

蒋庆生脸色蜡黄,紧抿着嘴。

文世宣声音一下子严厉起来,说:“你再无理取闹,影响安定团结,我叫派出所把你关起来!”

村民气愤地嗡嗡议论,谴责他。蒋庆生苦瓜脸拉多长,低声说:“好嘛,我听文乡长的话,陪我本金,我不计较了。”

文世宣没有清静几天,麻烦事情又来了。小学生刘勇辉见邻居王婆婆的黄瓜诱人,去摘了两根吃。正好被路过的村上老单身汉罗富贵看见了,他对王婆婆说:“刘勇辉偷你的黄瓜吃,表面看事小,实际上事大。”

王婆婆说:“小孩子,不懂事,喜欢吃新鲜,不计较。”

罗富贵说:“莫小看这事。你想,今天偷你黄瓜,明天偷你鸡,后天就偷你猪,你还安不安身?清不清静?财产还有不有保障?还活不活人?哪个还看得起你?还有不有做人的尊严?”

王婆婆嘴唇动了动,脸上有了怒容。

罗富贵看在眼里,继续煽动,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三天不弄,休想放松。一定要教训他。”

王婆婆恶声说:“对头,你说怎么教训他?”

罗富贵说:“现在是法治社会,把他告上乡法庭,让党纪国法修理他。我到处帮你宣传,让这个没有家教的小子臭名远扬。”

刘勇辉的父母在外打工,奶奶几年前去世,留下爷爷和他相依为命。刘大爷听村民说他孙子摘了王婆婆两根黄瓜,王婆婆去乡法庭告状去了,大吃一惊,丢下手中活计,就往乡上跑。路上,拦住王婆婆,说好话安抚劝导她,承诺赔她十倍百倍的钱都没问题,好说好商量,放过不懂事的小孙子。王婆婆很犟,哪里会同意。刘大爷无赖,只好给王金贵打电话求助。

王金贵觉得事态严重,事关刘勇辉的一生,又给文世宣打电话汇报。文世宣皱眉叹气,特地去乡法庭,找到赵庭长,简单介绍了经过,请为刘勇辉网开一面。孩子小,不懂事,口头教育为主,莫毁了孩子的前程。

赵庭长不停点着头说:“刘勇辉摘两根黄瓜不算偷,说不上犯法犯罪。农村这种事情比比皆是,要是都交给我们法庭来处理,累死我们庭里几位同志也忙不过来。和为贵好,这得麻烦你们领导平时多做工作,给我们减少压力、阻力。有些人动不动就上纲上线,动不动就用党纪国法来衡量,高射炮打蚊子,小题大做,不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还埋下很多潜在隐患。我们这些基层干部责任重大,担子不轻,不容易啊。”

他们俩正说着这事,王婆婆和刘大爷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未待他两开口,文世宣客气地说:“王婆婆,老人家身体好啊。我是文世宣,在村民大会上认识了。您一脸怒气,有啥子不顺心的事吧?”

王婆婆斜一眼刘大爷,恶声说:“文乡长给我做主。这老头子的孙子刘勇辉无家教,偷了我两根黄瓜,我要他坐牢。一个小孩子,不学好,偷偷摸摸的,长大了还不杀人放火?”

刘大爷打恭作辑地哀求说:“我没管教好我的孙子,责任在我,愿意赔王大姐十倍百倍的钱,饶了我不懂事的孙子吧。”

赵庭长问:“刘大爷,你孙子成绩如何?平时表现怎样?”

刘大爷说:“成绩好,在班上历来是前三名,还是班干部。平时守规中矩,从不乱来。”

文世宣夸道:“说明刘勇辉是一个不错的孩子。”

文世宣目光在王婆婆和刘大爷脸上扫,说:“孩子都有或多或少的小毛病,比如摘邻居的水果,拿邻居的蔬菜之类的。这些算不上偷,更谈不上犯党纪国法,请王婆婆大宏大量包容这个孩子。你们是邻居,邻里要和睦,远亲不如近邻嘛。刘大爷,孩子父母没在家,管教他的重任就落在您的肩上,希望您引以为戒,多教导刘勇辉做好人,做好事,莫养成不良习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从小不学好,不养成好习惯,长大了,要他改正过来,就难了。只有严加管教,长大了才会成为有用之才,国家的栋梁之才。王婆婆这么大岁数做出来黄瓜也不容易,我的意见是刘大爷赔王婆婆十倍的钱。王婆婆,您看要不要得?”

刘大爷一脸感激。

赵庭长直点头,说:“文乡长说得很对,这么处理最好。”

这时,刘勇辉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了,脸上的汗水似小蚯蚓在游动。他一下子跪在王婆婆面前,急促地说:“王婆婆……我不该摘您的黄瓜,我给您认错道歉来了,我保证永不再犯,请您老人家莫生气见怪。”

王婆婆一愣,脸上的怒容逐渐消失了。她拉起刘勇辉,说:“孙儿乖,婆婆不怪你。”

王婆婆扫视一遍大家,说:“文乡长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您讲的都是难得听到的大道理啊。这个,这个,我也是想教育刘勇辉成好人嘛。这孩子长得乖,成绩好,有家教,老远就喊我婆婆好,我心里很受用呢。要不是罗富贵给我说——算了,不提这事了,我也不要刘大爷赔钱,我们一直是关系不错的邻居,就当于没发生这件事。”

刘大爷一个劲地说:“王大姐,我们今后的关系会更好的,相信我嘛。”

文世宣打个哈哈说:“这就对了嘛。希望你们永远是好邻居。”

王婆婆和刘大爷高兴地说着亲热话,离开的时候,文世宣说:“王婆婆,今年的李子结得好,快成熟了,我嘴馋,哪天来偷吃几个。”

大家被他这几句话逗乐了。王婆婆张开没牙的嘴,笑呵呵地说:“快莫说偷那难听话。请您来您还不一定来呢。等李子熟透,我选大个的摘一蓝到乡政府请你们领导尝鲜。”

望着三位手牵着手、并肩走远的背影,一直闷头抽烟的王金贵吐出一个大白烟圈,用敬佩的语气说:“文乡长做群众工作讲究方法,重说话技巧,让人心悦诚服。农村工作千头万绪,小矛盾、小纠纷多,解决起来棘手难办,费时费神,有时还不讨好。您给我做了一个榜样示范。”

文世宣看他一眼,皱眉说:“嗯,也是哈,农村工作的确难做。我才来农村基层工作,得有心里准备,开好头,起好步。我是急性子,见不得渣渣草草的事情,正好锻炼锻炼,磨皮点,视情况当好和事佬、铁包公,干实事,尽职尽责地做好本职工作。嗨,怎么又讲起大道理来了,是我当秘书留下的后遗症,打住。”

 

---------------------------------------------------------------------

 

作者简介:秦刚,男,六十年代出生,四川省武胜县人,现在国家税务总局武胜县税务局工作,爱好广泛,四川省作协会员,

QQ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秦刚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AG国际网站|官网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