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本 曲艺 歌曲 >> 影视文学剧本 >> 内容

第二章 吉祥显异征/泸州.张进军

时间:2015-03-09 10:04:18 点击:

  核心提示:第 二 章吉 祥 显 异 征黑烟缭绕的天魔教的殿堂里,魔影乱舞,荡笑浪嚎。天魔护法师雪姬洋洋得意地向众徒宣布:“教主出关啦!教主出关啦——”顿时,众教徒狂呼:“天魔吾教万寿无疆!天魔教主万寿无疆!”雪...

吉 祥 显 异 征

?

黑烟缭绕的天魔教的殿堂里,魔影乱舞,荡笑浪嚎。

天魔护法师雪姬洋洋得意地向众徒宣布:“教主出关啦!教主出关啦——”

顿时,众教徒狂呼:“天魔吾教万寿无疆!天魔教主万寿无疆!”

雪姬笑道:“教主与观音赌斗不用法力,投胎人间化解怨气。这观世音实在是可笑,可笑!教主根本没有服忘忧散!虽无法力,但有我等护驾,观音这回死定了!哈哈哈哈……他如来远在西天,太爱管闲事了!听说这段日子,如来竟然想用他的佛经点化中原,教化愚民,如此大乘佛教登基,我天魔教又将置之何地也?哼哼,我倒要让他办不成!他如来也不睁眼看看,佛教无法自圆其说,唯有天魔吾教才能通达宇宙。众若不信,且看今日这东汉中原之诸侯大战就是下场!”

众徒齐声赞道:“天魔吾教,魔力通天!天魔吾教,魔力通天!”

雪姬大言不惭地说:“他佛教只有九重天!我天魔教有二十九重天!他如来佛法无边,我天魔教比他高一百倍、一千倍!”

雪姬叫嚣:“须知人世间有多少人魔性比我们还要重!要不然,制造这样的纷争还不知要花多大力气?让我们灭完中原,再灭兴宁国!”

站在一旁的天魔左首,天魔右首高兴得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二魔振臂高叫道:“灭掉中原,灭掉兴宁国!”喊叫完,二魔便击掌起舞。

众邪教徒跟着起哄喊叫,整个天魔教的殿堂里阵阵狂笑,群魔乱舞……

兴宁国皇城外,乌云翻滚,大雨滂沱,狂风四起。

一名年轻的村姑因私定终身,并且身怀有孕被族人赶了出去。

她来到破庙中,因即将临产,十分痛苦,悲惨不堪。

待到将一名女婴产下,村姑用仅有的一点儿力气将其用棉袄包好后,自己便已经手脚冰凉,撒手人寰了。

一头母狮轻轻从破庙梁上跳下,将哇哇大哭的女婴叼起,跃入林中——此女婴正是天魔转世!

天空中一道闪电划空而过,传来一声霹雳!

雪姬在雨水中狞笑着,原来这头母狮子竟是雪姬所变。

六年以后。天魔起名水香,渐渐长成一个小姑娘,但雪姬和教中各魔使尽办法就是无法将法力送入水香体内。

水香在自己的丹房里,望着丹炉烈火咬牙切齿地说道:“用万魔之血染制的九尺红绫已经做好。但这恢复法力的九天回转丹却只炼制了五年,还需三百年方能用。我等不及了!”

护法大师雪姬俯首道:“教主,我和众弟子先去屠了那兴宁国城池岂不痛快?”

水香道:“不要叫我教主!我早已吩咐你们,我已改名水香——水者,乃为我千年鲤鱼寄身之法场也;香者,实属我以香迷人,以色惑众,故名水香也!”

雪姬和众徒齐齐跪下,连连叩首:“水香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水香不为众教徒的吹捧颂扬而心喜,反而却愁云满脸,唉声叹气道:“只是那佛教众圣都在为此护法,对这观世音实在是难以下手啊!恐怕还得智取为上。”

无奈之间,水香皱眉道:“我是这般,那皇城中的观音也是这般,我却如何入得宫去呢?”

雪姬进言道:“教主至上,弟子曾偶炼丹药二枚,服下一粒即长大十岁。一粒已经送座下青狮所用。还剩一粒!您看?”

“给我!”天魔教主水香大喜,忙将丹药丢入口中。顿时,心生一计。瞬间,幻化为一股黑烟腾空而去……

水香决定装扮一位美丽绝伦的宫女混入宫中。

正恰这日,众大臣正在饮酒庆贺,水香便悄悄接近了妙庄王,故作亲热地双手捧起酒杯,媚笑着向妙庄王奉迎道:“我王请容贱婢敬酒一杯,贺喜贺喜!”

妙庄王定睛一看,见此女花容月貌,十分娇艳,不禁心神荡漾,忙一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哈哈!哎?朕怎么没见过你呢?”

天魔教主变化的宫女水香双眼放出勾魂夺魄的媚光,扭了扭水蛇腰娇滴滴地说:“哟,瞧我王您的记性!臣贱名水香,刚刚十岁,盼能看护妙善公主,实是无上荣光。”

妙庄王酒意大发,看着水香的姿色,正欲牵手,却被丞相阿那罗轻轻挡住了。

阿那罗警惕地问水香:“你是何人?本相怎么看你如此面生?”

水香笑道:“丞相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可是如来佛祖派来关照小公主的,小公主年前的满月宴就是我化为老者给圣上点化公主身世的啊!”

阿那罗一时糊涂了,文武百官也目瞪口呆。

太监总管道:“我王,她怎么知道那老先生点化小公主身世,也许正是佛祖派来关照小公主的。不然这深宫大殿她怎能进得来?莫非这正是天意?自古天意不可违啊!”

水香向太监总管抛去一个媚眼,接着又娇滴滴地趁机上前,把嘴巴对准妙庄王的耳朵悄声说:“我王,请您尽管放心,佛祖让我为您分忧。”

酒兴正酣的妙庄王不成体统地一把搂过水香就要宠幸,百官一时呆若木鸡,尴尬称贺。

水香身不由已,只好假笑献媚,心中却暗暗叫苦不迭,在妙庄王的强力冲刺下,内心是泪水涟涟,面容却是强颜欢笑。

暗中护驾的雪姬却是笑破肚皮……

这日,御花园 。宝德王后带着三个小公主正在草坪上欢喜蹦跳闲玩

妙庄王连得三女,十分罕见,他更是高兴。认为这是上天赐予他的福,预示他的兴宁国国运亨通,大吉大利大福。从此,他将妙清、妙音、妙善视为掌上明珠,每当朝事归来,都要将三位小公主叫到跟前抱了又抱,亲了又亲,一刻不见,仿佛时隔三秋。而三位小公主也着实招人喜爱,不仅妙庄王和王后喜爱,就是满朝文武一见小公主,个个都争先和她们亲昵。三位小公主天性聪慧过人,琴棋书画,一点即通。

?这天,岁的妙清、岁的妙音两个姐姐哄着岁的妙善做各种游戏:抛绣球、踢毽子、跳绳、荡秋千。

此时,妙庄王进来站在一旁观看,心里乐滋滋地说道:“三位公主,父王现在要考考你们。”见三位公主围过来,妙庄王冲着宝德王后笑了笑,说出了一道简单的算术题:“白兔小鸡四十九,一百条腿地上走。问,兔鸡各几何?”

大公主妙清和二公主妙音先是咬着嘴唇,皱着眉头,然后折下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但这时妙善却说出了答案:“一只白兔,四十八只花鸡。”

妙庄王惊喜地一把拉过小妙善,高兴地问道:“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小妙善答道:“要是地上都是鸡,那么四十九只就应该是九十八条腿,而实际上是一百条腿在地上走,多出的两条,正是一只四条腿的兔子多出来的。”

妙庄王大喜过望,便叫道:“来来来,我再给你们姐妹三个出一道题,看你们能不能做得出。”

小妙善说:“父王请讲。”

妙庄王说:“有十棵树苗,让你们栽种在园子里,要求栽成五行,每行四棵。”

大公主妙清嚷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十棵树,每行四棵,只能栽成两行,还剩下两棵,怎么能栽五行呢?”

二公主妙音附和道:“姐姐说得对,根本栽不成五行。”

“你们再想想。”妙庄王笑了笑,又说道。

小妙善听了题目后,却一声不响地用树枝在地上画起来,方形的、菱形的、梯形的、三角形的、不规则形状的,画了擦,擦了再画。宝德王后站在一旁,乐滋滋地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忽然,小妙善兴奋地跳起来,叫道:“父王,我做出来啦!”

两个姐姐急切地嚷着:“快说,快说!”

妙善说:“五角星!”

姐姐们没听懂:“五角星?”

妙善在地上用树枝画了一个五角星,说:“你们看,这个图形有五个端点,中间又有五个交叉点,这就是十棵树的位置,这样,就分成五行,每一行包括两个端点和两个交叉点,一共是四棵树。”

两个姐姐恍然大悟:“噢,原来是这样!”

妙庄王和王后早已乐得合不上嘴,他赞许地拍了拍小妙善的后脑勺,小妙善调皮地一眨眼睛,蹦蹦跳跳地躲到了两位姐姐身后。

这日在御花园内。妙庄王和丞相阿那罗坐在亭子内喝茶,水香在一旁奉茶 。?????

水香提起茶壶给丞相阿那罗,斟上一杯茶。笑道:“丞相请用茶!”说罢又笑嘻嘻地望着妙庄王眨了一下右眼,妙庄王心领神会,呵呵笑道:“阿爱卿,你看这水香,果然非凡间之物,色艺双绝,深得朕宠爱,朕欲立她为德妃,如何?

丞相阿那罗笑道:“恭喜我王,贺喜我王!既然我王有此美意,老臣回去即刻拟诏便是。只是德妃的尊号似不够贴切,还请我王三思!”

妙庄王大喜,字斟句酌道:“丞相所言极是,既然爱妃名叫水香,就立为香妃好了!另外,三女儿妙善公主今日已满岁,你可吩咐文武百官朝宴庆贺。我决心将此女看成吾儿!我今后若无王子,就将为妙善招一文武双全的英俊驸马,由他夫妇二人共掌江山,传我妙家天下!”

阿那罗说:“老臣也是如此着想。三公主善心可鉴,聪慧超常,将来定不负吾王重托,为百姓造福。为百姓造福的人,必定会为百姓所拥戴。”

一旁的水香却阴着脸,露出一丝冷笑。

两人谈得正浓。忽然宫人报说:“禀告我王,有司称官求见。”

妙庄王一脸惊讶:“小小的司称官居然跑到御花园要见朕?哼!传来!”

司称官上前行礼跪拜,颤颤兢兢地说:“启报我王,兹有南土楞伽国商人来我国采购遂橘,用作祭拜神明的贡品。共计十车,只只精选,每只一斤。没想到该国商人却梦见神谕,暗示这十车遂橘中有一车因路途遥远,分量减少,每个只有九两了。其商人十分害怕,担心神明怪罪,遂来求下官逐车复称。而我国开国以来商法规定。凡外藩客商所有商品只称一次。下官不敢擅自作主。又觉得此事关系神明,非同小可,奏报我王定夺。”??

妙庄王不以为然地说:“就因外藩商人黄梁一梦就要更改我朝律法?岂不荒唐!”

丞相阿那罗上前施礼道:“我王,此事涉及神明,不可轻慢。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妙庄王道:“那依丞相之意,又该当如何?”

不等丞相阿那罗回话,身后突然闪出水香,笑盈盈地对妙庄王说:“我国律法岂可轻改?臣妾听闻三公主妙善虽然年幼却聪明异常,可否让三公主一试,或能想出办法。”???

妙庄王哈哈大笑:“她一个小小的毛孩子,岂能解开这样的题目?这个题目太难了!朕听了都觉得头晕。”

丞相阿那罗道:“是啊!这一试,倘若小公主算不出来岂不出丑?”

水香撇撇嘴,笑嘻嘻地插言道:“小公主殿下聪慧无比,陛不妨让她来一试。这个题目能解就解,解不了也没有什么。”

经水香这么一说,妙庄王也觉得有些道理,便道:“言之有理!也好,现就派人把妙善唤过来,一道去城南凤凰山。”

水香笑道:“真金不怕火炼,公主岂怕演算?”

妙庄王将信将疑地向水香望了一眼。水香冷笑,暗自得意。

不一会儿,三公主小妙善蹦蹦跳跳地来到御花园。

妙庄王带着众大臣来到城南凤凰山。

小妙善听了题目,眨了眨眼睛,然后用手掌托着腮帮,陷入了沉思。

众臣都静静地等待着,漏壶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

小妙善忽然喊了起来:“有了!”

众臣们一齐着急地问道:“怎么办?怎么称?”

妙善用手比划着说:“从第一辆车里拿出一个遂橘,又从第二辆车里拿出两个遂橘,再从第三辆车里拿三个,依次类推,第十辆车里拿出十个,这样总共是五十五遂橘,每一车拿出的遂橘都编上序号。如果每个遂橘都是一斤重,那么就应该是五十五斤,但实际重量却一定比这个数要少。仅一次过秤后便知,这就要看有多少了。如果少一两,就说明有一个遂橘是减了分量的,那就是第一车;如果少二两就说明有两个遂橘减了分量,是第二车,这样推算,如果总重量少了十两,自然就是第十辆车了。”

众臣恍然大悟,一齐呼叫起来:“妙呀——”

外藩商人一时激动,竟跪下来,对着小妙善一连磕了三个头:“神了!神了!真是个小神仙——

商人对妙庄王说,“公主殿下实在是大智大慧,给小人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难题。小人远道而来,未曾携带什么贵重礼物,路途上曾偶得一把宝剑,现在愿意奉上,就算是献给公主的贡品吧!”

外藩商人千恩万谢地走了,众臣又赞扬了小妙善一番。

然而,就在这一天夜里,小妙善做了一个十分怪异的梦。

她梦见自己在御花园里游逛,渐渐地,御花园改变了原来的模样,中央地方出现了一个高高的花坛。起初,花坛上方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清,但不一会儿,一阵风吹来,云雾散开,花坛上竟坐着一位体躯健硕、面容慈祥的男子。他头部放射着红光,直达天庭;脸呈方形,胖胖的;厚厚的嘴唇微微上翘,带出一丝笑意;两只耳朵垂下来,一直达到肩膀。小妙善又胆怯,又好奇,想上前搭话,却又不敢。正在犹豫间,那男子发话了,声音是那样洪亮,像一座铜钟:“妙善公主,请上前来。”

小妙善且惊且喜,心想: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走上前去,双膝跪地拜了几拜,怯怯地问道:“你、你是佛祖吗?”

“正是,阿弥陀佛——”

小妙善大吃一惊,立即伏下身再次参拜,说道:“是西方极乐净土的国主,万众景仰的无量寿佛祖!”

佛祖说:“现在,该让你知道自己的身世来历了!”

小妙善困惑了:“身世来历?”

佛祖侃侃道来,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

上古时代,在南天竺的摩涅婆叱国里,有一个长者名叫长那,他的妻子叫摩那斯罗,两人十分恩爱。但结婚多年,没有子女。后来祈求上天,结果三年内一连生下了两个男孩。第二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长那非常高兴,便请了一个卜师为两个孩子卜算未来命运。

卜师说:“这两个孩子都是高贵之命,但他们在幼年时候就会离开父母的。”

长那没留意前半句话,却把后半句话放在心上了,他唉声叹气了一番之后,分别给孩子起名名叫“早离”和“远离”。

为了养活孩子,夫妻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耕田,种菜,养禽,织布,日子过得倒也富足。但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家里的生计越来越不宽余了。长那夫妇起初以为是孩子的饭量增加造成的,后来才知道,两个孩子在偷偷地接济街巷的几个小乞丐。

长那很生气,就把两个孩子叫来,教训他们说:“我和你们母亲辛辛苦苦地劳动,是指望积少成多,置办起一份家业,好留给你们。可你们倒好,把家里的东西拿出去施舍给乞丐,这个无底洞是永远也填不满的,我们只能继续贫穷,等我和你们的妈妈不在了,你们拿什么生活?”

早离说:“父亲的话很在理,不过,那些小乞丐也确实太可怜了。他们住在废谷仓里或破庙里,连扇门都没有,屋顶还漏雨,他们没有棉衣和棉被,衣裤也不够穿,只能谁出去要饭就把衣裤给谁穿上。他们当中,有瘸了腿的,有瞎了眼的,还有个孩子全身瘫痪。我和弟弟想,不管怎么说,我们总比他们强,能帮就帮他们一把。再说,我和弟弟也不是全从家里给他们拿吃的,他们烧火用的木柴,是我们兄弟俩上山砍来的,有时也去树林采些野果子送给他们。”

听了儿子的话,长那觉得孩子们也是一番好心,就也不说什么,那以后,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明发现米面和干粮少了,也只装作不闻不问。这样,一家人虽然过得并不富裕,却也勉强可以维持。

然而,不幸的命运在等待着两个善良的孩子。

早离八岁的时候,母亲摩那斯罗患了风寒,父亲长那到处求医,然而母亲的病情却丝毫没有得到好转,她的生命已经到了最为垂危的关头。

临终前,摩那斯罗拉着丈夫的手说:“夫妻好比马车的两个轮子,飞鸟的一对翅膀,可惜我命薄,不能与你白头偕老。我死后,最担心的,是两个尚未成年的幼子。”

?“别说了!”长那泪下如雨,“马车若缺少一个轮子,就寸步难行,飞鸟若折断一只翅膀,就更是如此。你这一去,我该怎么办啊?”

摩那斯罗说:“听我说,你务必再娶妻室,不为别的,为了早离和远离两个孩子,一定要把他们抚养——成.人。”说罢,便撒手而去。长那和两个孩子放声痛哭……

自那以后,长那一家人的日子更加艰难。刷洗、缝补、做饭等活儿长那做不了,喂养家禽、挑水劈柴又没人帮忙,因此一年后,他在邻居的劝说下,娶了后妻普尤尼拉。

普尤尼拉过门以后,很快就发现了两个孩子仍然在接济乞丐,她便采取了果断的措施,把粮食和饭菜全锁在一间小屋子里,并且对两个孩子进行了严密的监视。从此,早离和远离除了帮乞丐挑点儿水,送点儿柴以外,再也不能做什么事了。

又过了一年,遇到一场大旱,田园一片荒芜,五谷颗粒无收,家中积蓄的粮食越来越少。长那心中忧郁如焚,每日外出探听谋生的出路。

一天,他从外面回来,对普尤尼拉说:“从咱们这里向北,大约在千里之外有一座檀那罗山,哪里有若干泉眼,因此山上山下硕果累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这就去哪里,大约十天就能回来,这段时间,你照顾好孩子。”

普尤尼拉说:“你放心地去吧,十天后,我一定把孩子好好地交给你。”

就这样,长那离家走了。他没想到,由于干旱,这一千里的旅途有一大半变成了荒芜人烟的沙地,九天里他没有寻到一滴水,而葫芦里的水早已喝干,就在他走到离檀那罗山只有一百里的地方,因为极度口渴而昏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普尤尼拉等了一个多月,却不见长那回家,心中便打起鼓来,暗忖道:他准是出事了,即使不出意外,这么远的路,带回来的果子也多不了。到那时,他一定会把果子留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吃,把我这个后妻撇在一边。现在家里的情况很拮据了,剩下的粮食如果一个人吃,还可以多支撑些时日,但三个人吃,过不了多久,就都得饿死。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个名叫耶古多的船夫闯进了她的视野,那是她到海边捞海菜时认识的。耶古多送给她两条大鱼,她很感激。那以后,她每天都到海边来,常来常见,两人相好了。

一天,耶古多问普尤尼拉说:“早离和远离都不是你的孩子,将来他们未必孝敬你,你何必替人家抚养后代呢?”

普尤尼拉说:“这些我早就想到了,但现在怎么办呢?”

耶古多说:“先顾自己的命!”说着,耶古多把她搂到怀里,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好一阵。

第二天,普尤尼拉对两个孩子说:“告诉你们一个大喜事,你们的父亲有消息了!”

早离和远离高兴得又拍手又跳跃。

普尤尼拉说:“他在一个海岛上落了脚,盖起了大木房,养了好多牛羊,让咱们赶快去。”

她领着两个孩子来到海边,耶古多已经等候在那里。她假装跟他不认识,问:“船家,到前面那个小岛要多少银子?”

“我正好要到那里去,把你们捎过去就行了,不要钱。”

普尤尼拉作高兴地说:“那太谢谢你了!”

三个人上了船,耶古多摇着橹,小船平稳地向小岛驶去。不一会儿,就到了,普尤尼拉指着远方说:“你们看,那小山头下面,就是你们父亲住的地方。”

远离说:“小山头离这里很近。”

“是很近,”普尤尼拉说,一边从包袱里拿出一张面饼,一边说“拿去,这是我给你们的父亲烙的,他是不会烙这种饼的。”

说完,她得意地放声大笑……

早离领着弟弟远离上岸了,回头一看,普尤尼拉却仍然坐在船上不动,就问:“妈妈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普尤尼拉回答道:“我还要回去一趟,你们父亲的新家没有炊具,我要把咱们家里的锅碗瓢盆刀叉瓶罐都拿过来,要不怎么做饭?”

早离觉得后母说得有道理,就说:“那我和弟弟就先去了。”

“好,你们去吧!”

早离和远离并肩而行,来到小山脚下。四处一望,哪里有什么木房?连块木板都没有!两人登上山顶,环顾全岛,这里既没有树,也没有草,是一座荒岛,弟兄俩这才知道受了骗。

一群乌鸦从北方飞来,在荒岛上空盘旋,久久不肯离去。忽然,一只乌鸦从空中掉落下来,在一块石头上摔死了;不一会儿,又有一只乌鸦掉了下来。

远离忙问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早离答道:“到处闹旱荒,这群乌鸦没有食物可吃,因为飞得太久太远,体力弱的就支持不住了。”

远离说:“这群乌鸦真可怜,哥哥,咱们不是有一张面饼吗?”

早离问道:“你是想要用面饼来喂它们?”

“是的。”

“那咱们吃什么?”

远离想了一阵,说道:“这张饼咱们俩吃了,顶多能再活一两天,到头来还是死,可是这群乌鸦吃了,说不定还能飞老远,寻找到新的生路。”

早离高兴地拍了拍远离的肩膀说:“好弟弟,你说得很对!”

兄弟俩把面饼掰成细小的饼屑,撒在地上,一群乌鸦“哗”地从空中降落下来,转眼功夫,饼屑被吃得一干二净。“呼啦啦”一阵响,乌鸦又纷纷飞到空中了,它们呱呱地叫着,在空中盘旋了三个大圈,然后继续向南飞去。

几天后,早离和远离都饿死在这个荒岛上。

阿弥陀佛的故事讲完了,小妙善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阿弥陀佛说:“兄弟俩虽然死了,但他们的灵魂还活着。”

小妙善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佛祖说:“灵魂还活着?”

“早离升入极乐净土之后,经过佛道的训化,又重返人间了。”

“不知他在哪里投生?今日境况如何?”

?“汝便是他的再生之身!”佛祖肯定地道明说。

三公主小妙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楞楞地看了佛祖,说不出一句话,良久,才开胆子问道:“男儿怎么能投生为女身?”

阿弥陀佛微笑道:“佛界诸法无有定相,非男非女,亦男亦女,故虽现男身而非男也,虽现女身而非女也!”

小妙善说:“听佛祖这么一说,小女子倒想起一件事来。小女子降生以后,有一位白须长老来到宫中,说小女子是慈航大士转世。父王问他为什么男神转世为女身,长老就让父王看小女子的瞳子,显现出西方极乐世界的圣世光芒,父王却不知其中的深意,想问长老,长老却已隐身而去。今日小女子有幸遇见佛祖,想来可以解开父王心中多年来的谜团了。”

阿弥陀佛回答道:“圣世佛光分白、绿、黄、蓝、红、黑六种光芒,分别照耀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和地狱。”

小妙善仔细咀嚼佛祖的话,虽然心中不甚明了,却也悟出了几分真谛,她感到佛理高深莫测,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再次倒身下拜,说道:“小女子一心追寻佛境,却不知佛理深浅,求佛祖指点迷津。”

佛祖道 :“现传你《法华经》第三部第九卷,日后汝要长常常吟诵,断不可废,切记!切记!汝今苦难未受,应劫未消,离佛家境界相隔遥远,唯有坚忍不拔,潜心修炼,心境方能明朗清澈,待到心如明镜之时,万事都能了悟!”

妙善接过真经道:“敢问佛祖?此经何用?”

佛祖道:“到用时自然长期有用!”

妙善问道:“何为‘长期’?”

?“对汝而言,无有定期。须待你取得须弥山上的雪莲花,有人送你白玉净水瓶,里面插了杨柳枝,才是你的得道之日。”

小妙善还想再问,红光却见忽然收敛,眼前一片漆黑,佛祖、花坛都不见了。小妙善急了,喊道:“佛祖,佛祖——”

?

?

?

?

?

?

?

?

?

?

作者:张进军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繁体中文?|?网站地图?|?在线留言?|?信息交流?|?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管理登录
  • 主办:AG国际网站|官网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